漳州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江南】七修剑(小说)_a

发布时间:2020-01-17 03:42:54 编辑:笔名

在这山谷里生活的时间虽然短暂,不过张离知道,他永远都不可能忘记。

一路停停走走,每当有所感悟的时候,张离就会歇息下来,进行修炼,虽然他的太乙真罡现在还停滞在第二重十四个周天循环,无法更进一步,不过他却是已经感觉到了限制着他的瓶颈,相信只要继续努力,突破,只是件顺理成章的事情罢了。

当他远远的看见前方那连绵不断,巍峨雄起的城墙时,距离西云郡的集英会开始,只有三天的时间了。

西云郡是王国重镇,由许,封,吴三大家族共同治理,王国在西云郡留下的,只有那只人数三千的郡守军。

缴纳了一枚铜币的入城费用之后,张离进入到了这座名为西云的城市。

这里有整个西云郡的拍卖场,有能够监察整个西云郡武馆运作的王国云枫武馆分部,还有冒险者工会和佣兵工会的分部,相比而言,东林城的冒险者工会与佣兵工会分部,只能用办事处来形容。

张离走在西云城的街道上,此时日正中天,正是一天之中,为繁忙和热闹的时候,大街上人来人往,接踵摩肩。

街道两边,是店铺里琳琅满目的格式商品和货物,比起东林城,这里的格局,大了何止一倍。

西云城武风极盛,街上的行人,大多都佩戴着长剑,嘴里议论着的,也是将要开始的集英会,一个个少年天才的名字,从他们的嘴里说出来,为了自己看好的少年天才,这些成熟稳重的成年人,甚至会在大街上争吵起来。

张离抿嘴轻轻一笑,心里却禁不住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集英会,这将是他离开东林城之后,在漫漫武道之路上,跨出的步,但不会是一步。

这些人嘴里的天才,必定会一个个被他踩在脚下,对此,他有着的的信心。

找了处酒楼,简单的用了点饭菜之后,张离先在云枫武馆分部附近找了家旅店,租下了个僻静的院子,将自己安顿下来,然后找店里的伙计打听清楚了许家的位置,慢慢的,仿佛前世逛街那样,朝着许家走去。

既然在东林的时候,应下了许月,来到西云城要去许家坐坐,张离自然会信守承诺,更何况,他也能从许月那里,打听一下这次来参加集英会的各地少年天才,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许家的大宅子,在西云城的城南,绵延一大片,由朱红色的院墙围起来,俨然是个城中之城。

里面飞檐画栋,一眼看去,在葱葱郁郁的树木之间,掩映着假山,楼阁,给人一种气象万千的感觉。

当然,天元大陆的建筑,就算再怎么雄奇壮观,又怎么比得过他前世所见的那些可以堪称奇迹的现代建筑,单只是那些高达数百米的摩天大楼,就不是这个世界的工匠们,能够想象得出来的。

张离走到许家正门前,看着那朱红色的大门,缓缓走上台阶。

门边站着的两个黑衣中年,上前半步,隐隐挡住了张离继续前进的路线,却又恰到好处的没有流露出半分敌意。

“这位公子,请问您要找谁,我们可以代为通报!”两个黑衣中年弯腰对张离行了个礼,气度沉稳的问了一句。

世家大族,果然家教森严,就连在门前两个护卫,都处事有方,进退得体。

张离微微的点了点头,从怀里摸出两枚金币,笑着说道:“我找许月许 ,烦请你们通报一声,就说东林故人应约前来造访!”

这两个黑衣中年彼此对视了一眼,从张离悠然走上台阶,根本没有受到正门上方那西云许家四个鎏金大字的影响时,他们就已经看出来,这个腰上挂着长剑,背上背着行囊,风尘仆仆的少年,非比寻常。

听到张离自报家门,他们这才知道,原来,这就是那位在魔域山脉里,救下了三 的东林天才。

“请您稍等片刻,我们这就进去通传!”

两位黑衣中年,整了整衣襟,郑重的对张离又行了个礼,然后分出一人,走进了院子里。

片刻之后,就看见一群穿着锦衣玉袍的少年男子,众星拱月似的,簇拥着许月,从内院里走了出来,老远,就能听见那些少年咋咋呼呼的在许月身边说着讨好的话,仿佛孔雀开屏似的,企图以这种方式,吸引许月的注意。

说来也是正常,不谈许月那惊人的武学天赋,只是她这许家受疼爱的三 身份,和那娇艳如花的绝美容貌,就足以将整个西云郡的年轻俊杰们都吸引过来。

和许月并肩走出来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穿着紫色长袍,腰上挂着一柄长剑,相貌威严,隐隐和许月有几分相似的中年男子。

他走出正门之后,先是打量了张离几眼,这才微不可察的轻轻点了点头。

“你就是救了我家小月的东林张离?我是许月的父亲许荣正,你可以叫我许叔叔,我听许月说过你在东林城的事情,今日一见,果然是少年英才,相当了得!”许荣正微笑着和张离打了个招呼,话语里,更多的是一种客套,显然,他其实并没有将从东林城来的张离,看做是如何了不得的天才。

张离两世为人,早已将许荣正的神态,想法,看了个清楚透彻,他不卑不亢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许叔叔,相信等到集英会之后,您会知道,我其实比您想象的,还要天才得多!”

这锋芒毕露,仿佛已经看穿自己内心的话语,让许荣正愣了一下。

随即,许荣正的脸上,就出现了一抹诧异的笑容,点头对张离说道:“好,等到集英会决赛,我定然会前去观战,希望你能走到那一步?”

“我们一言为定”张离自信满满的应了一句,如果连西云郡集英会的都拿不到,那就枉费他记忆中的那么多武学秘笈了。

“好了,怎么说人家都是我的救命恩人,老爸,你就这样对待人家啊?”许月在旁边看着张离与许荣正话里套着些许机锋的对决,终于还是忍不住,发出了银铃般清脆的笑声。

听到许月的话,许荣正的脸上,也浮现出些许的笑意,他放低了声音,让自己看起来柔和一点,对张离说道:“你安顿下来没有,集英会马上就要开始,如果还没找到地方,可以住进我们许家来!”

“谢谢许叔叔,我已经找好旅店了!”张离微微的摇了摇头,他身上秘密太多,可不放心在许家这么个大家族里过被人窥视的日子。

“明天我会在家设宴感谢你救了我家小月,希望你能过来!”许荣正仿佛有些恼怒张离不识抬举似的,语气生硬的发出了邀请。

张离的嘴角,流露出傲然的笑容,高声道:“许叔叔,这算是邀请吗?”

“没错,我请你明天正午到我们许家赴宴!”许荣正愣了一下,迅速回过神来,和张离斗气,显然不是他这个执掌着偌大个家族的人,应该做的事情,所以他马上就更正了自己的说法。

围在许月身后的那些少年,看着张离与许荣正之间的话语交锋,一个个都傻了眼,他们从未想过,自己可以在许荣正这个跺跺脚能让西云城震三震的一家之主面前这么说话,但是偏偏张离却是能够做到宠辱不惊。

许月缓缓走到张离身边,仔细的打量了他两眼,娇声笑道:“很少有人能像你这样,在我老爸面前如此镇定的!”

一边说,她还一边扫了眼站在旁边的那十几个少年,仿佛是用这柔媚的目光,将张离与他们区分开来似的。

许荣正深深的看了张离和许月一眼,虽然一句话没说,不过眼神里,却隐隐有种警告她们的意思。

“我又不抢你女儿,用这眼神看着我做什么?”

张离郁闷的耸了耸肩膀,不明白许荣正这莫名其妙的敌意,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许月就像是个骄傲的公主般,转过头,对身后那些少年高声道:“不要跟着我了,今天我要陪着他去逛街!”

说完,她就走到张离身边,略有些羞涩的,伸出胳膊,挽住了张离,然后微微用力,将张离拉着,朝台阶下走去,只留下身后那些已经目瞪口呆的豪门少爷,他们什么时候见过冷艳的许月,对一个人如此亲热?

感觉着自己的手臂,紧紧的贴着许月那富有弹性的丰隆山丘,即使隔着翠绿色的长裙,张离似乎也能感觉到肌肤的温腻。

不过在这种香艳的后面,却是十多道带着妒意的目光,虽然张离不在乎那些人的嫉妒,但平白无故被当作了挡箭牌,任谁,心里恐怕都不好想。

走过了一条街之后,张离这才停下来,微微的侧过身子,胳膊还贪恋着那种饱满和滑腻,停留在许月的臂弯中。

“你还不松手吗?”张离轻轻的皱了下眉头,低声对着许月问了句。

许月转过脸看着张离,扬起头,星眸清澈,樱唇边荡漾开一圈意味深长的笑容,柔声对他说道:“我为什么要松手?”

张离有些无奈的看着许月,轻声道:“我可不习惯被人当做挡箭牌,刚才那些家伙,在西云城里应该都有势力吧!现在他们肯定已经恨我入骨,这么多明枪暗箭在等着我,抱美而归的滋味,不好受啊!”

“你忘记在魔域山脉里的事情了吗?这辈子,人家不跟着你,还能跟着谁?”许月并没有如张离想象的那样松开手,反而是将张离挽得更紧,装出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比起前两次张离见她时的英姿飒爽,更是有种说不出的韵味。

“我那是事急从权,可不是要故意占你便宜!”张离解释了一句,然后笑着对她说道:“不过你这么漂亮,真要打定主意跟着我,我倒也不怎么介意!”

说完之后,他停顿了片刻,这才小声问道:“你这番样子,肯定不是为了那些跟着你的家伙,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许月的俏目中,闪过了一抹明媚的神色,她轻咬着樱唇,犹豫了片刻,这才低声对张离说道:“是风烟陈家,我们许家有意与陈家结盟,而我,可能就是这场结盟的牺牲品!”

她抬起头,眼中隐藏不住的,溢出一丝泪光,又强自欢笑,对张离说道:“据说陈家那位少主今年不过2 岁,就已经是真武六段高手,人品相貌,都是上上之选,可我连他的面都没见过,难道就要这么嫁给一个陌生人?与其那样,我不如选你!”

听着许月的话,张离的心里,也不禁涌起了一股莫名的悲凉,这个世界里男尊女卑,除非真的站到了武道,那时自然没人敢忤逆你的意志,不然,就算是再天才,再受宠爱的女孩,在家族利益这庞然大物面前,也极少能拥有自己的命运和爱情。

“不会这么急的,只要你在今年的集英会上闯进前三,就可以去王城都离参加云枫武馆的总决赛,以你的实力,必然能走到那万众瞩目的一步,到时候,也许就能拥有改变命运的力量!”张离轻声劝慰了许月一句,这或许是他眼前能想到的办法了。

对许月,张离或许有一丝淡淡的好感,却还没有喜欢到可以为了她而去与两个庞大家族抗衡的地步。

如果是在几年之后,他相信自己能拥有帮助许月的力量,只是现在,他还太弱小了一点,如果锋芒太盛,恐怕会被某些有心人盯上。

“这或许是我的希望了,只是这次集英会,高手云集,我实在没有信心,能够闯进前三!”许月低下头,轻声叹息了一句,黑色的长发,扎成马尾,垂在粉嫩修长的脖子旁边,说不出的青春动人。

“哦!高手?能和我说说吗?”听到高手两字,张离心中一动,这可是搜集情报的大好机会。

许月抬起头,脸上那黯然的神色,消失得无影无踪,轻笑着对张离说道:“南城的宁墨白,擅使无回枪,破军七击威力无穷,年前就是真武四段高手,据说他进入深山修炼,相比现在已经更进一步,是我的大敌!”

“还有呢?”张离点了点头,宁墨白的确如许月所说,现在已经凝聚出了二品中阶魂印,进阶真武五段。

“西云城封雷,擅长雷暴刀法,早已经进阶真武五段,实力强悍,这次集英会,就属他夺冠呼声,面对着他,我的胜算不足三成!”许月脸色凝重,轻咬着贝齿,能让她这么心高气傲的女孩,说出自愧不如的话来,对方的实力可想而知。

停顿了片刻之后,许月又轻启樱唇,柔声道:“还有广水城的吴克用,使用一对判官笔,魂印诡异,专走偏锋,三个月前进阶真武五段,很难对付,这只是明面上的,要知道每次集英会,都会有不知名的家伙突然如彗星般崛起,说不定还有许多隐藏着的高手在等着我呢!”

说到,许月却是低低的看了张离一眼,所谓如彗星般崛起的新人里面,恐怕张离也要算上一个吧?

东林城的那场比武,她可是全部都看在眼里,以她的实力,自然能瞧得出来,张离在击杀王震时,留了余力,加上那锋利的七修剑和神秘莫测的贪狼魂印,她相信张离能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果然没什么出入!”张离听许月说完,低声自言自语似的说了一句,许月给出的资料,和宁墨白嘴里的高手,没什么两样,只是更为详细。

真武五段的少年天才?张离想到这里,眼中闪过一抹笑意,这些家伙人生的次失败,就由他来给予吧!

“走吧!不要想这些事情了,我带你四处转转,末名湖那边的风景,现在很好呢!”许月将张离的胳膊微微的松开了一些,只是虚虚的挽着,这倒让张离怀念起先前那动人的滋味来。

张离指了指许月挽着自己的小手,微笑着说道:“你就不怕给我惹来麻烦?”

“都已经挽着了,还能怎么样,要是有麻烦,现在松开也迟了!”许月娇憨的一笑,透着股俏皮的味道。

共 41 40 字 9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武功,当然是的好;兵器,当然是绝世的好;招式,当然是的好。历来的武林纷争,不外乎就是为了这些与各色的武林人士息息相关的,努力达到,甚至是为之奋斗一生的荣耀。小说中借用了主人公张离在参加一次“集英会”所面对的,经历的故事为主线,将小说的情节全面展开,期间介入了一些修真的元素。总的说来,小说中无论是对招式的描写,对战的场景,人物的彰显,故事的表述,都有一定的可看性,这就是武侠小说所应该具备的。很喜欢作者文中的一句话“有本事,你可以狂,没本事的人,还是老实点好!”这句话才是对人性的的忠告。不错的小说,欣赏拜读推荐!问好作者,愿佳作频出!——编辑:竹叶儿【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5 126】

2 楼 文友: 201 -05- 0 06:46: 1 武功,兵器,排名 如果世间的一切任我来选,我宁愿拥有宁静的属于自己的天地。

儿童止咳药用药安全吗
儿童健脾胃吃什么
血管堵塞用通心络胶囊管用吗
宝宝健脾吃什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