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刘纪鹏为何拆分国家电

2018-11-01 10:59:48

刘纪鹏:为何拆分国家电?

从1997年国电公司成立,中国的电力改革已走过十八个年头。在这18年间,中国的电力管理体制改革在曲曲折折中前进。这其中的艰难,业外人士很难体会,难以找到那个行业的改革会像电力这么艰难!

今年3月,电改9号文的颁布,是中国电改征途中很关键的一步,有着里程碑一样的价值。但是,中国的电力体制改革依然是一项未竟的事业,因为还有一些利益没有平衡到,电改5大配套文件还在激烈博弈中,公布时间要比业界预期的往后推迟。

对于这18年的改革,该做如何评价?下一步改革的方向在那里?如何正确认识电力改革打破垄断的问题?业界寄予厚望的电改9号文会否深孚众望?

就这些问题,笔者特别根据刘纪鹏与曾鸣教授在《大船掉头电改十八年反思与展望》发行上市时的谈话发言,整理、了本文。刘纪鹏教授作为电力体制改革早参与者之一,曾全程见证国电公司的兴亡,经历从5号文在发电侧引入竞争机制,到9号文提出推进售电侧市场化改革的电改沉浮。下面就跟着华夏能源,一起来看看刘纪鹏教授对18年电改的回顾与展望:

(一)电改为什么这么难?

电力改革一晃已经18年过去了。之所以谈电力改革这么艰难,实际上是和它的产业特征密切相连的。在世界各国当中,电力和铁路这两个行业都是在推进体制改革和国家发展中,和国民生计关系紧密,又是和国家的战略产业为关联。同时,也是在各国体制改革,公有制,私有制,市场化,还是国家计划化之间,也是敏感的两个部门。所以在改革起来之后就格外艰难。当然,刚才谈到了,它和国民经济的关联性。

我是半路出家,跟我的个人身世有关,因为我的父母都在电力系统。我在读大学之前当过兵,回来以后做工人。也是在家发电石景山发电厂当工人。石景山发电厂当时是给清朝皇宫里发电的,中国老的电厂。所以从那个的时候开始对电有认识。

这次改革,我从1997年参与之后,曾提出了一个观点就是电力是国民经济的基础产业。这是和它的基础性,重要性,安全性等特点密切相关的。没有电,我们就什么都没有了。说电讯重要,没有电也打不了。而且社会稳定重要,如果城市一个夜晚没有电,即便像美国洛杉矶这样的大城市也会发生混乱。所以我们很难设想电力行业如果出现了问题给国民经济造成的影响。

所以为什么电力改革这么复杂,这么艰难,18年还没见怎么动,也恰恰在于此。别的改革包括煤炭,有些都分掉了,出现煤老板,后来我们又把它收上来。但对电的问题,从2002年开始恰恰由于它的这几个特性,从高层领导一直到电力实业界还有学术界都存在巨大的争论。当然我们的电力这些年在世界上的发展是比较成功的。它路子走得比较稳,这也是我谈为什么大船掉头的一个观点。像美国、英国、日本、印度、俄罗斯这些年都发生较大的电力事故,但是我们还没有发生。当然这和我们改革推进过程中步子走得比较稳,像大船慢掉头这样的思路是密切相关的。

但是这个行业又必须要市场化。在发展当中它的很多改革经验,今后都将在保障国家民生的基础上,社会经济安全稳定运行的基础上逐步地向前推进。它的性质也是和铁路一样,今天的铁路还是有很多国家补贴,但是大家越来越感觉到铁路的重要性。

这两个部门在性质上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说电力有厂分开的问题,发输配售四个环节。铁路也是一样,它有运是不是要分开的问题。包括电,特高压电,中国是世界上地开创了特高压的电。严格说特高压电是直流是正负八百千伏,交流是一千千伏。

铁路上我们有高铁,这两项是我们今天在制造业发展中,世界上处于地位的产业,而这又跟它们的体制,举国战略又有密切联系。所以在这个背景下,中国的电力改革无论是对中国下一步垄断行业的推进,还是我们走出去一带一路战略,实现中国崛起。

我想铁路和电力是引导中国走向世界的两大关键环节。而同时它的改革也影响着资本市场,股市里的好股票好多跟垄断有关。我们的南北车合并为中国中车,那它的股价现在就是牵动万人心,就是垄断。这个价格,我今天看有几条消息,习主席,李总理都去参观中车。国内的发展包括我们走上国际化。我看今天李克强总理的两洋战略还是高铁,所以高铁很重要。现在大家还不知道,我们的国家电也走出去了,菲律宾的电,我们托管经营。巴西的线路都在建设,葡萄牙,欧洲我们也打进去了。

私人售电公司一旦放开,这是很好的板块,投资人要值得关注。现在深圳已经搞了家了。同样今后电的改革早晚也得上市。所以这个板块的关注,在混合所有制改革发展中,都是我们青睐的题材。特别是曾教授提到了电力改革的五个实施意见和一个指导意见。这就是在谈,马上要把电力改革深化。所以,牵动着电力板块的各家上市公司,也就格外地引人注目。

监测浮标
除铁器
防腐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