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雪乡旅游攻略南方的孩子在撒野

发布时间:2019-05-22 09:08:10 编辑:笔名

雪乡旅游攻略南方的孩子在撒野

时光从指缝之间划过,一天又一天,慵懒散漫,并不觉得辜负。“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我喜欢这样的冬天,凛冽且温柔。天空又飘起了雪花,我们在熙来攘往的人群里转身走散,不问消息,不问来日。这便是南方孩子心里的雪中情结。

今年,当中国南方还没开冷的时候,我已置身在中国东北方的雪乡,着实体验了一把这里的“雪”味,也将心中的雪情结彻底释放了一次。

有个小村落叫“雪乡”

雪乡,其实谈不上是一个正式的名称,它本是牡丹江双峰林场里的一个小村落。我不知道这个偏居中国东北方的小地方,是从何时开始声名鹊起。游走在哈尔滨的大街小巷,只消听说你是从南方专程来赏雪,热心的东北大哥大姐都会不余遗力地推荐:“看雪景可真得要上雪乡瞅瞅去,雪质好粘度高,风景贼棒!”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自然没什么再犹豫的了。在旅舍招呼了几位同路的旅人,天还没亮就坐上提前约好的车子上路。车子乳白色的车身,不觉与整个季节融为一体。

那一日,天气并不好,零下二十多摄氏度的气温,让蒙蒙亮的清晨像阴天的黄昏一样苍凉。刺骨的北风夹杂着雪粒儿满城肆虐,吹得行人寸步难行。我在路边的小摊打包了几个馒头当早饭,蒸笼里冒出的腾腾热气,映衬了北国的冬季。然而车子还没出城,馒头便已坚如磐石。

从哈尔滨到雪乡的路程不到400公里,我们却足足用了6个多小时。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很难想象在雪地行车的艰辛。野外的马路几乎被白雪覆盖,只能沿着前车留下的车辙行驶,路面隐藏的暗冰也非常具有致命性,很容易让车子丧失摩擦力而偏离方向。

不过,沿途的风光让人忘记了轮胎下潜伏的危险。过了广袤的平原,车子往林海深处驶去,我兴奋地把脸蛋贴在车窗上,隔着一层水雾,放眼望去都是银装素裹的落叶松和云杉,白雪在小土坡上堆积如山,平整圆润。这些浑然天成的艺术品,看起来相得益彰,让人赏心悦目。天气也在此时渐渐好转,风停了,阳光在雪地里反射出极其耀眼的光芒,原野里充满祥和宁静,没有人说话,静悄悄的,像极了童话故事里的场景。

面对触手可及的雪景,仅隔着窗子欣赏是不够的,借着下车解手的机会,我像回归山林的野生动物,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在路基旁上蹿下跳,不想低估了积雪的厚度,没留神,一个趔趄就没入齐胸的雪窟窿,还是同伴把我“捞”了出来。

林海深处的雪域风情

抵达雪乡外围已是下午三点,司机师傅把我们送到了售票处,又立即返回哈尔滨。早前听说雪乡已被辟为一个景区,但也没想到除了把村子围得严严实实之外,游客进入之前还需要采集指纹。花了40元买了张半票(学生价),我在感慨国家对学生的优惠政策之时,也在思量这个价钱的价值——作为纯自然风光的景点,是不是昂贵了些?

一行人通过电瓶车进入村落里面,整个雪乡便完整地展露在眼前。村子并不很大,几乎所有的民房,都分布在一条长约五百米的主干道“雪韵大道”四周。主干道虽然不长,装饰却别具一格,屋子多是檐式构造,纯木制打造,折叠状的房顶为积雪的保存提供了可能。而村内雪的厚度夸张得着实令人惊讶,因为足足有半米之高。除了房檐之外,任何裸露在户外的器物,枝桠、木桩、栏杆、磨坊,那怕只有那么一点支撑的空间,厚厚的雪都能依附在上方,在风力的作用下形成造型各异的雪块,有的像蘑菇,有的像动物,有趣极了。有的村民还在自家的院子前搭建了冰雕建筑,借以吸引游客。

此外,家家户户的门廊前还挂着火红的灯笼,以及各式各样的中国结,远远看去十分喜庆。有些做生意的店家,还别出心裁地在门前堆出戴着红色围脖的雪人,雪人样子又滑稽又可爱,让人忍俊不禁,相比北京冬季那些短命的“同伴”,它们的“寿命”可就长多了,赶上大寒的年头,那怕到了来年三月,游客们依然可以一睹小雪人的风采。

雪乡给我的印象是奇妙的,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角落,不同的角度,永远有不同的期许。也因此,我在林海深处开始了一段雪乡探秘之旅。

体验东北农家生活

既然来到了东北乡村,自然免不了体验“大炕上面摆酒桌,笨鸡蘑菇大块肉,大碗白酒对着喝”的豪迈。而我们确实也是这么做的,两男三女分开包了两个炕,背包一甩便大呼小叫地来到雪地上打闹,美中不足的是房间里并不是天然的土炕,通电加热的方式明显不如火烧原汁原味,朋友笑我穷讲究,可心里还是有些忿忿:“这么大老远地跑来,不就是为了感受原生态农家乐嘛。”

雪乡的天黑得很早,尤其在阴天,还没看到夕阳渲染丛林的静美,天际便毫无过渡地黯淡下来,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其实,那会儿也不过下午四点一刻。还没有适应此地日落规律的我们,一下子没了去处,白天在车子里吃了半天零食,到这会儿却也已经是饥肠辘辘,几人合计着先填饱肚子再作下一步打算。于是挑了半天,来到一家小饭馆。我们五个统统来自南方,大家一致决定,专挑些稀罕的玩意儿来吃。于是,锅包肉、酸菜猪肉炖粉条、杀猪菜、贴饼子、粘豆包等菜品,把饭桌摆得满满当当。

要说东北人确实实在,那怕是在旅游景区,每份菜的菜量依然很大。在座的姑娘们早早地撤下筷子,我和另外一个大老爷们儿虽然就着冰冻的啤酒“埋头苦干”多时,但饭菜还是余下不少。酒足饭饱的我们好似完成了一件无比重要的任务,接下来是该好好盘算,如何度过下午六点半以后的时光了。

[1][2]下一页

责编:传媒

印刷万象:大火无情,手提袋包装纸化为灰烬
中文分词和TF
何云伟终于改名何伟曹云金尴尬了网友劝他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