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武道 第四百零二章 阴谋现

发布时间:2020-01-17 01:53:50 编辑:笔名

武道 第四百零二章 阴谋现

“千灵学院积四分了啊.”

“我的天.他们的势头來得很凶猛啊.”

“这届的学院之战.让人料想不到的是千灵学院竟然从一开始就.如今更是以四分的姿态傲笑群院.强如天道学院.亦在它的下风.”

“……”

就在符修院被淘汰不久后.刚刚积了三分的千灵学院.突然间再度狂飙了一分.这使得很多学院的人完全沒有反应过來.惊诧的望着学院之榜上处于顶端位置的千灵学院.一脸的不可思议.

随后.一道道惊叹声从那些注视着学院之榜的各个学院的人的口中散了出來.

千境大赛也就开赛一两日时间.很多学院都还处于探索云天遗迹的阶段内.抑或试图抢夺云天宫三十六殿之中的殿印.然而千灵学院却是屡屡传出令得所有参赛学院感到震惊的消息.

一队人马站在云天遗迹一处破烂的宫殿前.他们皆是身穿青色院服.气息不凡.

为首是一位温文尔雅的青年.名叫灵啸.

他弯下身子.捡起一枚石头.不见他如何用力.其手掌的石头化为齑粉从他掌心飘洒而落.他这时道:“这届的学院之战.我们灵学院本來打算淘汰千灵学院.取而代之将我们学院挤入东域五大院之内.”

“如今看这趋势.千灵学院的强大远远超过了我们的估摸.对我们來说.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在他身后.一位浓眉青年跨出一步走來上來.接着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现在千灵学院的势头那么凶猛.看起來很受人羡慕.实则不然.其实在很大程度上來说对他们是极其不利的.”

“毕竟.枪打出头鸟.他们如今背负着四分.换句话來说.在这学院之战中.如同身怀重宝沒有什么区别.很多学院都对五大院这个衔头虎视眈眈.”

“如此一來.这四分恐怕将会给他们招來不少的麻烦.”

灵啸摇了摇头.道:“你说的这种情况.也不是沒有不可能.但你要考虑千灵学院是个什么级别的院队.”

“首先.他们是五大院之一的学院.实力阵容堪称豪华.第二点.他们有着两支参赛队伍.这是除了五大院之外.其他学院都沒有的优势.”

“单凭着此点.就会有着很多学院打消这种念头.而且如果他们两支队伍都集结在了一起.试问.要多少支院队才能令得他们倾覆.”

“更重要的是.凡是参赛的院队.无一不是对其他院队留着一个心眼.存着真心合作的院队.我看少之又少.”

“谁不想在这学院之战中.独占大头.”

浓眉青年与其他两位青年皆是沉默下來.他们明白灵啸的意思.

正如他们灵学院.就像打千灵学院的主意.亦都是慎之又慎.并沒有表现出一点操之过急的迹象.

因为只有他们真正知道.如果失败.那将会沒有翻身之地.唯等下一届.

“我们先去一趟冥湖吧.”

灵啸轻轻的拍了拍手掌.将残留在手掌的石粉拂落.道:“那里是云天宫的禁地.应该会有着令人意想不到的宝物.”

他顿了一顿.眼神深处闪过一抹令人莫测的色彩.道:“有资格进入冥湖的院队虽然只有三十六支.但我相信.五大院会在那里碰一次面.”

浓眉青年与其他两位青年的眼神再度涌出了期待.

“嗯.我们走…”

……

同样的这一句话亦是在云天遗迹天亮的时候响了起來.

光明來袭.黑暗被驱赶的如潮涌退却.很快便消失在了天际.

将符修院与沧澜学院淘汰之后.因为云天遗迹这片大地弥漫着太多令人不安的气息以及危险.况辰四人并沒有选择赶路.而是一直盘坐在原地.修炼直至天亮.

纵使云天遗迹散发出來的气息让人很不舒服.但清晨的云天遗迹还是给人一丝清凉的感觉.见惯了如此惨败的地方.渐渐也觉得云天遗迹变得沒有那么令人可怕起來.

“嗯.我们走吧.”

况辰站起身來.目光眺望远处.重重叠叠的残败宫殿伫立.虽然还是灰暗的天际.但视线明显比起中午以及下午的时候來得清晰一些.沒有那种混沌朦胧的感觉.

戈离.玄空灵.雷陌也是陆续从修炼状态中醒了过來.

然而.就在雷陌刚欲起身的时候.他的脸色闪过一丝古怪.紧接着脸色巨变.快速出声道:“不好.”

“辰哥.是罗生魂发出的求救信号.”

雷陌将虚境之牌拿出.只见本是黝黑的木牌.如今宛如被火完全烧尽.变成了一枚通红的牌匾.如同火炭.

“是魂号.”

玄空灵快速看了一眼雷陌手中的虚境之牌.道:“这是燃烧虚境之牌的时候才会出现的情况.”

戈离沒有出声.看了一眼况辰.

况辰眉头微微蹩了起來.心中有着不详的预感涌动.

罗生魂.净天徒.慕如月他们三人的实力本就不弱.在加上九血妖兽的妖小侯坐镇.要想逼得他们发出求救信号.无非就是遇到了极其恐怖的院队.

难不成他们是与五大院的一线院队碰头了.

况辰望着雷陌凝重道:“他有沒说什么.”

雷陌摇了摇头.眉头皱了起來.道:“我刚才探测了一下.传过來的波动非常的细小.且波荡起伏.似是有着什么压抑着.”

“而且.从那一缕气息波动來看.他们似是处于一个被天地隔绝的空间.所以我们这边感应得不是很清楚.”

“被天地隔绝的空间.”

雷陌似是想到了什么.迟疑道:“该不会是被人利用了强大的元阵困住了吧.”

“不可能.”

况辰一口咬定.道:“净天徒就是一个强大的阵修.在参赛队伍中有着与他媲美的元阵师可能会有.但如果说有着可以凭借着元阵困得住净天徒的阵修.我相信在参赛这种多院队中.应该还是零的存在.”

“他们可能是被逼入了一个这么似是被天地隔绝开來的地方.逼不得已才发动了求救信号.”

雷陌点头示意明白.沉默了下來.以罗生魂那性格.除非被人逼到绝路.不然以他的了解断然不会做出求救这种事.

很多时候.净天徒在别人眼里看起來是木讷.呆子一般.然而他却是很聪明的一个人.很多人都沒有他聪明.

所以他们是碰上哪支院队了呢.

况辰沉吟一下.看着玄空灵.道:“空灵.你对云天遗迹有沒有更多了解.或者说有沒这么一处地方等同于被天地隔绝开來的.”

要动用损坏虚境之牌來传递求救信号.证明着罗生魂等人与他们有着一段很遥远的距离.

玄空灵想了片刻.不太确定的开口道:“会不会是冥湖.”

雷陌猛然抬头看着她.

“你说云天宫的禁地冥湖.”况辰疑惑道.

玄空灵微微点头.轻声道:“传言.云天宫禁地冥湖.由于构建特殊的原因.运用了很多天材异宝.为的就是保证它的安全.”

“我也是从学院典籍中获知的.听说冥湖之内.进入里面的修行者都被剥夺了感知.意思就是我们如果想试图运用感知來探测冥湖的话.宛如石沉大海.还未探测到多少距离.感知便是冥湖特殊的力量无情的抹杀掉.”

“而且.那是一个很黑暗的地方.如同深处人行走在水墨中间.再加上感知无效的情况下.无疑是令得进入冥湖的修行者两眼一抹黑.如瞎子摸象般.”

雷陌望了一眼玄空灵.再望着况辰道:“那照这样说來.罗生魂极有可能就是被逼到了绝路.刚好手头夺得一枚殿印.进入冥湖之后果断发出求救信号.”

“如果这样说.以冥湖那特殊的环境.暂时來说.应该也不会有着什么危险吧.”

况辰沒有出声.眉头深深蹩了起來.半响后似是想到了什么.脸庞变得有点焦急.急促道:“走.我们快点赶去冥湖.”

“这很有可能是一个阴谋.”

扬州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乐安县中医院怎么样
兰州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病治疗医院莱芜哪家好
邢台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友情链接